历史惊人地相似…


2014-04-18 | + | 失眠啦。

我还没准备好把艺术当作事业。在我心里艺术还是个人化的修为,不是为了知名度和金钱。
但反过来想想。现代职业艺术家其实就应该把市场和客户放在第一位,因为这是你的工作。至于对不对得起自己,是取决于你有没有选择自己热爱的,够不够强大。
我目前阶段来说,没有太多自己。整个的我来说,相比于很多强势坚定的艺术家,我也没有太多自己。或者即便有,我也觉得表现自己是一件可耻的事,正如小时候不愿为重点小学校长跳一支舞。我希望找到跟我一样的人,看看他们怎么做的,是如何克服,如何和解,如何走这路。


2014-04-16 | + | kafaichoy

DI的东西常常不明觉厉,但看多了觉得多半是假大空。有一个作品我却从开始的不屑,到现在越想越喜欢越回味越觉得空间很大越觉得有意义。他的起点和真锅大度的形式类似,我认为他现在走得比真锅大度深远,真锅大度很酷,但只是在表层的酷,这也是我对大部分新媒体作品不感兴趣的原因。kafai的东西我最欣赏的是他提出了一种完全行之有效的方式,改变了我们的行为,让生物的动作完全可以被复制。除了舞蹈,还有很多事情与之相关,比如masturbation,人工流水线,从日常到广义。脑洞能为他这个想法而大开。我认为这才是trigger ppl thoughts,因为与人切实相关。


四月雨天,煮饭倒出老抽没用完,用不要的化妆笔在鞋盒纸上写字。写得差,但透上光也变好看了。工作渲染片子的当口,在一股子酱味里,把抽芽的大蒜种进盆里,用鸡蛋盒子撒了含羞草、柠檬薄荷、小葱的种子。还有什么比潮湿的春日更适合一个人沉浸在做作的风雅里啊?自在!

四月雨天,煮饭倒出老抽没用完,用不要的化妆笔在鞋盒纸上写字。写得差,但透上光也变好看了。工作渲染片子的当口,在一股子酱味里,把抽芽的大蒜种进盆里,用鸡蛋盒子撒了含羞草、柠檬薄荷、小葱的种子。还有什么比潮湿的春日更适合一个人沉浸在做作的风雅里啊?自在!


刚过年时网购了一些多肉裸株,送到时掉了好些叶子。得知培育多肉的方法是摘下叶子平放,抱着试试看的心情,放任它们在角落一个冬天。春天一来,竟然纷纷偷偷生了宝宝!😚👶🌱🐣

刚过年时网购了一些多肉裸株,送到时掉了好些叶子。得知培育多肉的方法是摘下叶子平放,抱着试试看的心情,放任它们在角落一个冬天。春天一来,竟然纷纷偷偷生了宝宝!😚👶🌱🐣


一双暖人心的鞋😊迎来一个踢踢跶跶的春日🌿

一双暖人心的鞋😊迎来一个踢踢跶跶的春日🌿


2014-03-31 | + | 垃圾车

天色仍暗,已伴鸟叫,街道有远远的轮子拖动声,似是沉重行李箱缓缓前行。幻想是一个夜归城市的人,或者是将出发远行。如果是离开,何至这么拖沓和疲倦,我猜是归。而深夜独自归,是须要独善其身的行侠,还是冒险归来的好奇宝宝?这轱辘、轱辘的声音就在自己身后一样,如同数次夜行。盼着,想看看是什么样的人。仔细辨好一会,直到进了视野,噢,是垃圾车开始准备扫街了。


winter is coming after winter season. 频道没调到的时候,面对世界的千万种可能,无一能够接通。再次清零。


春寒料峭,冬日未走,插支春花催催熟。

春寒料峭,冬日未走,插支春花催催熟。


2014-02-20 | + | 脆韧

脑海里的线绳垂下来不要紧,若垂下来失去弹性,那便是一时兴起。
有些事你能够感觉到弹性:这个回得去。有的你知道不行,松开就是散了,放手就是断了。我有时候试图证明弹性可以锻炼,但玻璃和橡胶,从本质上就是不一样的物体。玻璃利落冷峻,静置美哉。橡胶则要成为海贼王。
志向,行动,故事,人,东西,食物。万物都有这么一个属性。不知道哪个更吃力呢。


2014-02-11 | + | 纯粹

爸问我,喜欢男朋友吗,我说喜欢。他说那就好,关系怎么样,我说挺好。他说那我们的情况你要坦诚告诉人家,别隐瞒。我说好。
我很庆幸,是先喜欢上一个人以后,生活中才发生各种事。也庆幸是始于异地,始于自然而然。这样对于自己,我能够很清晰地知道,确实是纯粹的爱,而非夹杂了脆弱,感激,寂寞,或者其他种种。
作为洁癖,我相信爱情也相信纯粹的爱。若不是这样的先后顺序和机缘巧合,一定会为无法从复杂的感情中区分出各色的思绪而纠结,导致主动终止。
所以老天起码给了我一个好timing和无菌的初始环境不是吗,让我在纯粹这件事上很放心。

生活在一个现实的世界,情感本来就是复杂的,不可能永远无菌,有一个这样的开始,我想是最好的开始了,很是满意。也正因为如此,更希望尽量让自己的心继续清澈,不要被世俗和功利搅了浑水,掺了杂音,掩盖了本色。我想听见心中的旋律越来越清晰有力,这样杂音就可以融入进来而成为美妙的伴奏。

我爸和我聊天说,爱屋及鸟。我说爱屋及乌!他说是鸟啊,喜欢家也喜欢家旁的鸟嘛。顿时我竟然怀疑了自己,查了谷歌,大叫明明是乌,乌鸦啊。他说,你看,就还是爱边上的鸟嘛,爱屋及鸟。
普通话差的人随时说出文盲话。爷爷要把厦门话的奶机(荔枝)说出普通话,硬是挤出:要不要吃奶汁。


跟妈妈说我自己来负担,妈妈微微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,但说,恐怕你是贷不到的。总之你非要读,妈妈也再努力。但你有这个心,自己多攒一点,我们两条腿。
只是从此你就独立了。以后,你得靠自己了,真的什么也给不了你了。
这话让我迅速回到了十二岁与妈妈吵架,想离家出走。妈妈说,你想走就自己走,什么都别带,也别回来,这家里没有一样是你的。于是我怕死,不敢走。
我伤感的不是钱,而是仿佛是命中注定,不断地在与家撇清关系。也许家缘浅,想赖的赖不住。一点一点往远方挪,一次比一次遥远。
每次交谈,都如同与家断开羁绊关系的仪式。现在是不是终于要断开线,要走了呢。
终究,我是很费劲了二十多年,想当一个跟母亲撒娇耍赖的小女孩,而不得。终究,我离开家时,还是显得像个负担。现在我已经是大人了,却还是解脱不了儿时的遗憾期待和恐惧。我更需要的不是金钱的独立。在心里做了告别。
对家牵挂,牵挂即可。轻描淡写,即可。终究不属于你的浓情,强求不得。爱情如此,亲情大概也如此吧。


2014-02-07 | + | 连它也比我高

我家的微波炉一直放在冰箱上,冰箱挨着厨房门口,如果微波炉没关,匆匆走过去总是撞到头。
搬家之后换了冰箱,冰箱变高了。我站在厨房边上说话时,赫然发现微波炉在我头上开着!微波炉的门开着,正好悬在我的头顶上方!有种被微波炉测身高的感觉……


2014-02-07 | + | 韩剧像女孩子(和gay)的A片一样

连gay都在朋友圈刷帅,在潮流趋势下,我也去看了帅出了新高度的《星星的你》。可是完全不懂,那个教授甚至从任何高度都没有帅啊?太无法get到了……可能也是我一贯对男人的帅点都有点get不到,只能说帅点新高度!倒是女主角(话到嘴边想不起名字了)好可爱。
因为打小不让看电视剧,躲在房间看特别有羞耻感。声音调的很小很小,把一个pdf文档放在浏览器边上,爸妈走进房间的时候赶快把屏幕按掉!!哎呀,好像在看A片。